当前位置: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 > 旅游资讯 > 奥斯威辛集中营,奥斯威辛没有什么新闻

奥斯威辛集中营,奥斯威辛没有什么新闻

文章作者:旅游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01

图片 1

选自1958年8月31日《纽约时报》。埃?姆?罗森塔尔,美国人,当时担任《纽约时报》驻波兰记者。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建立的集中营和灭绝营,位于波兰距克拉科夫西南60千米的小镇奥斯维辛。这座集中营建于1940年4月27日,由纳粹党卫队头目希姆莱下令修建。1942年1月20日,纳粹党万湖会议通过了所谓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决定在灭绝营内实施系统的屠杀行动。到1945年苏军解放奥斯维辛时,已经有数百万犹太人和盟军战俘在这座集中营中遭到了屠杀,具体的遇害人数已经成为无法解开的谜团。 图片 2 奥斯维辛原本是波兰南部平原上一个绿树成荫、风景宜人的普通小镇,它距离波兰古城克拉科夫只有60千米。波兰沦陷后,德国人占领了这里,党卫军将小镇上的一座波兰兵营进行了改造,将其作为关押波兰人的监狱。不久,党卫队头子希姆莱看上了交通便利却位置偏僻的奥斯维辛,希姆莱决定要把奥斯维辛建设成最后解决犹太人的理想场所。主子们发了话,走狗自然积极地行动了起来。1940年4月27日,党卫军高级官员阿帕德维甘德设计并监督改造了奥斯维辛的旧兵营。紧接着,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负责人的主持下,集中营陆续扩建,形成了具有14座平房、6座两层楼房的建筑群。1940年6月14日,700名波兰的政治犯被盖世太保带到了这里,成为集中营的第一批关押者。为了表示欢迎,集中营的官员卡尔弗利奇致了这样一段欢迎词:你们到这里不是来到疗养院,而是进了一座德国集中营,只有一条出路离开这里——通过烟囱。如果你们当中有犹太人,我保证他活不过两个星期。这是多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一段话啊!从1941年起,盖世太保不断地向集中营送来吉卜赛人、捷克斯洛伐克人、苏联人、法国人,而送来最多的则是犹太人。随着囚犯人数的急剧增加,集中营也开始不断地扩建,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奥斯维辛集中营已经变成了拥有3个主营、39个卫星营,占地40平方千米的庞然大物了。 奥斯维辛集中营之所以出名,并不只是因为其占地面积大,营区众多,而是因为纳粹在这里修建了五座带毒气室的焚尸场,这让奥斯维辛成了纳粹所有集中营中杀人数量最多的地方,它也因此得名杀人工厂。最初的时候,集中营中的刽子手们采取枪杀的方法处决关押者。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样做费时费事,奥斯威辛有名的刽子手霍斯就提议采用毒气的方式来解决犯人,而无色无味的氢氰酸毒药——齐克隆—B就成了纳粹的首选。1941年9月3日,集中营的看守将250名波兰人和600名苏军战俘关进了11号囚室的地下室,看守们向地下室投下齐克隆—B。经过1个多小时,850名犯人全被毒死,纳粹的实验获得了成功。从此开始,直到1944年11月3日奥斯维辛停止用毒气杀人,几乎每一天奥斯维辛都在上演着同一幕惨剧。装满犹太人的列车从欧洲各地开来,人们被锁在货车里。一到站台,车门被打开,犹太人在党卫队看守的叫嚷声与军犬的号叫声中被赶下火车,按照性别和年龄分成几队,那些老幼病残直接被汽车送往了奥斯维辛2号营地。车队到达后,党卫队士兵将犹太人赶下汽车,告诉他们要进行例行的消毒。然后越来越多的受害人像沙丁鱼一样被塞进了毒气室。然后,沉重的大门被关上,党卫队士兵将蓝绿色的齐克隆—B从通气孔倒入房间,然后立刻把气孔封上。恐慌的人群开始向大门旁拥挤,人们互相挤着、抓着,想越过人墙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然而他们最终还是血迹斑斑地倒了下去,巨大的尸堆在门口形成。半个钟头以后,集中营的看守用抽气机把毒气抽掉。然后大门打开,从犯人中挑选的特别队的人员走进了毒气室,他们先将尸体从毒气室里拖出来,然后在尸体里寻找金牙,并剃掉死者的头发。接着,特别队员将尸体运往焚尸炉,用高压水枪冲掉地上和墙壁上的血污与粪便,再喷洒香水,将毒气室恢复成淋浴室的样子,等待下一批受害者的来到。此外,纳粹除了拿走尸体上的衣物、首饰、眼镜、头发、金牙等循环再造的物品外,还残忍地剥下人皮来做灯罩或用人骨做成椅子,这些物品在后来的纽伦堡审判中都成为指证纳粹罪行的证据。从1940年开始,到1945年结束,有200万到400万人被杀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他们中绝大多数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1945年1月,苏联红军攻入了波兰,他们很快就逼近了奥斯威辛。纳粹的刽子手们自知灭亡在即,他们炸毁了集中营里35座仓库中的29座,炸毁了所有的毒气室和焚尸炉。在撤离之前,他们还对幸存者施加了最后一次疯狂屠杀,当苏联红军到达这里的时候,整个集中营仅存7000名瘦骨嶙峋的囚犯们,这些人皮肤薄得可以看见血管随后,苏联红军打开了仓库,在里面发现了80多万件女装、34万多套男装和整整7吨的头发至此,奥斯威辛这个人间地狱第一次为世人所得知,举世为之震惊。多行不义必自毙,纳粹的刽子手们在战后都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下场。1979年,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奥斯威辛成为人们凭吊那段悲惨历史的场所。

  杀人工厂——奥斯威辛集中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西斯德国先后占领了欧洲14个国家。他们强制推行法西斯政策,企图建立所谓的“新秩序”,对各国人民进行了野蛮的奴役和掠夺。他们还建立了许多集中营,专门关押和杀害无辜群众和战俘,坐落在波兰南部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杀人工厂。四五百万犹太人、波兰人、吉卜赛人、苏军战俘和各国进步分子惨死在这里,它还曾经创造了一天毒死6000人的“最高记录”。
  奥斯威辛是波兰南部一个只有4万多居民的小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头子希姆莱亲自下令在这里设立了最大的集中营。当年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管理局控制的地区面积达40平方公里,包括3个集中营:奥斯威辛主营、布热津卡营、莫诺维策营。集中营壁垒森严,电网密布,内设哨所看台、绞刑架、毒气杀人浴室和焚尸炉。它是希特勒种族灭绝政策的执行地,用于消灭欧洲的犹太人。
  集中营的第一批受害者是波兰的政治犯。从1941年起,盖世太保向集中营运送了捷克人、斯洛伐克人、俄国人、法国人等24个国家的囚犯,其中包括反对第三帝国的德国人,以及所有被占领国的大批犹太人和吉卜赛人。
  被捕的人被运到这里后,先由专业医生将他们分成可以劳动或进毒气室两类,这些完全丧失了职业道德的医生必要时还掰开年长者的嘴巴看看他们的牙齿,以断定他们能不能干活。所有人的行李都被要求留在站台上。经过检查,有的人被送到军工厂劳动,有的人则立即被送到毒气室毒死。
  集中营里有4个毒气室(可容2000人)、46个焚尸炉、地下尸窖和附设的火葬场。有法本化学托拉斯和克虏伯军火公司都在此设厂,榨取犯人劳动力,待其精力耗尽即送进毒气室,再焚尸灭迹。毒气室的上面是草地,四周还种上花,入口处挂着“浴室”的牌子。广播里温和地劝告犹太人应先洗个澡,“浴室”门前的地面上铺着青草皮,栽着令人高兴的时令鲜花,没进屋就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走进“浴室”时还可听到动听的音乐,一支小乐队在“浴室”前厅为“欢迎”新来者而演奏一些轻松的乐曲,乐队队员一律穿着白衫和海军蓝的裙子,是文雅、漂亮的一群年轻姑娘。看守们告诉犹太人在“淋浴”前每人能分到一个衣橱,看守们还“友善地”提醒人们记住自己衣橱的号码,免得出来时找不到自己的东西。随后犹太人被带到“浴室”的过厅里,那里不仅有衣橱,还能领到毛巾。男女老幼被带进“浴室”后,就被命令脱下衣服准备洗“淋浴”。可是当人们一走进“淋浴间”,又厚又重的大门马上就被推上了,并且加了锁密封起来。“浴室”的顶上砌着蘑菇形状的通气孔,它给修整得很好的草地和花坛隐蔽得几乎看不出来。刽子手们站在这些气孔旁边,一接到命令就把紫蓝色的氢氰化物或是叫“齐克隆B”的结晶药物从气孔投到“浴室”中去,接着立刻把气孔封死。不一会儿,里面的人,人人身上发青,血迹斑斑,直到痛苦地死去。二三十分钟后,抽气机把毒气抽掉,打开大门。最后杂役们再用提升机将尸体弄到焚尸炉里火化,火化后没有烧化的骨殖质则用磨碎机弄细后抛撒掉。
  为了跟上毒气室的杀人速度,焚尸炉采用最新发明的三层式的巨型焚尸炉。到后来这种焚尸炉也不够用,而且炉子经常烧坏,于是一个毒气室往往配上了好几个焚尸炉。德国的焚烧设备商人争相以最上等的材料和最新的技术向各灭绝营提供最先进的焚尸炉。
  从犹太死难者那里得到的各种物品则被列为国家战略物资,像金表、金耳环、手镯、戒指、项链、珠宝、金刚钻和银器、金牙等,都被搜捡出来一起运给德国国家银行,存在法西斯党卫军的账上。账户用了一个假名叫“马克斯·海利格”。早在1942年,德国国家银行的巨大保险库,就被这个“马克斯·海利格”名下存的财物填满了,他们只好把源源不断送来的赃物转给柏林市的当铺去处理,换成现钞。但是到了1944年初,这家柏林当铺也被这些被毒死者的财物堆满了,只好通知银行不能再继续接受了。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里,妇女的头发被剪下来,运往德国织成床毯。当德国战败撤退的时候,光是来不及运走的头发就有7吨。这帮法西斯野兽还用死人的脂肪做成肥皂,把人皮剥下来做灯罩。
  1945年1月27日,苏军解放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当时里面只剩下7000名活着的囚徒,其中包括200多名儿童。1947年7月,波兰政府把奥斯威辛集中营改为殉难者纪念馆,展出揭露希特勒党卫军在集中营犯下的种种罪行的实证和图片,包括他们从囚徒身上掠夺的财物以及囚徒在集中营进行地下斗争的各种实物和资料。

首先照例先作一个背景介绍:奥斯维辛是波兰南部的一个小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在这里建立了最大的集中营,这个小镇因此闻名于世;集中营内部壁垒森严,四周电网密布,设有哨所看台、绞刑架、毒气杀人浴室和焚尸炉,多达300万人丧生于此,可谓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窟。这里现在已经被建成博物馆,供世人缅怀和正视当年纳粹犯下的种种罪行,这也是我们到访的主要目的:历史虽不堪回首,但不该被忘却。

罗森塔尔纽约时报波兰布热津卡讯──在布热津卡,不知怎地,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里太阳和煦、明亮,一排排高大的白杨树长势喜人,在门前不远的草地上,还有儿童在嬉笑、打闹。

图片 3

这真像一场噩梦,一切都可怕地颠倒了。在布热津卡,本来不该有太阳照耀,不该有光亮,不该有碧绿的草地,不该有孩子们的嬉笑。假若在布热津卡,从来就见不到阳光,青草都枯萎凋残,那才合乎情理,因为这里是一个无法形容的恐怖地方。

考虑到来回奥斯威辛的路上需要快4小时,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吃完早饭直接冲向与火车站毗邻的汽车总站。到了火车站坐扶梯往下找到5号站台往右拐弯就能看到汽车站。早上7点开始每15-20分钟就有一班车开往奥斯威辛小镇(汽车比火车发车频率高且价格差不多),上车可以直接问司机买票,可以买往返联票或者单买单程。

但是,每天都有许多人从世界各地来到布热津卡,这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旅游中心。人们怀着不同的目的来到这儿,有的是想看一看这里的情况是否真像传说中所描绘的那样,有的是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个悲剧,有的是想通过访问死难者受折磨的场所来向他们致意。

图片 4

布热津卡同南面更加著名的城市奥斯威辛只相隔几公里。奥斯威辛大约有12 000名居民,距华沙约171公里,坐落在莫拉维亚关卡东端的一片沼泽地上。

汽车不置语音播报,不过不用担心坐过站,因为到站时司机大哥会喊很多次奥斯威辛提醒大家到目的地了。我们和很多乘客一起下了车,然后纷纷左顾右盼,这里绿树成荫像花园一样,与脑海中杀人魔窟的形象大相径庭。直到在入口的铁门上发现奥斯威辛博物馆的字样,我们才确信没有走错方向。

布热津卡和奥斯威辛共同构成了一座周密组织起来的大型杀人工厂的一部分,被纳粹①〔纳粹〕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兴起的所谓“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是以希特勒为头目的最反动的法西斯主义政党。纳粹是德文Nationalsozialist的缩写Nazi的音译。称为奥斯威辛集中营。

图片 5

从最后一批战俘脱光了衣服在狗和卫兵的驱赶下走进毒气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4年,奥斯威辛的惨状被人们讲过许多次了。在集中营呆过的一些人曾写过许多回忆录,回忆录中提到的事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集中营总监鲁道夫?弗朗茨?费迪南德?豪斯在被处死前曾写下一部回忆录,叙述了大规模杀人以及在活人身上作试验的情况。据波兰人说,有400万人死在这里。

走进门沿着林荫道笔直走,不远处就能看到醒目的售票指示标记。奥斯威辛集中营开放团队和个人参观,团队参观提供多种语言;个人参观只在下午三点后开放。我们果断地在售票中心买了两个英语团的名额,拿好听讲设备,跟着带团导游,我们终于走进了传说中的奥斯威辛集中营。

这样,奥斯威辛就没有什么新闻好报道了。但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迫使你提起笔来。这种压力来自无法抑制的某种感情。专程到奥斯威辛来,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写,这对于这儿的受难者来说,实在是一种不友好、十分令人痛心的行为。

图片 6

布热津卡和奥斯威辛如今已是十分宁静的地方,再也听不到刺耳的尖叫声。参观者默默地迈着步子,先是很快地望上一眼,接着,当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牢房、毒气室、地牢和刑房时,脚步就渐渐放慢,简直是在地上拖着走。导游也不必多费唇舌,因为只要他用手一指,就一清二楚了。

走进奥斯威辛一号集中营,铁门上那句著名的纳粹标语“劳动带来自由”就映入眼帘。导游一边领路,一边向我们介绍集中营的历史。我们有幸参观了其中保存较完好的两栋建筑,7号和11号。印象很深刻的是其中一条照片廊,记载了部分遇难者进入集中营的相片,以及他们生前职业、出生日期、入营日期和死亡日期;其中男性存活的时间平均在6-8个月;女性则更短,只有2-4个月;其中还有不少未成年的孩子,很难想象遭受了怎样的酷刑竟会把人的生命压缩到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我们还参观了当时的刑房,洗漱室,囚室和行刑审判室,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因为你无法预计下一个看到的是不是更阴森更可怕更刺激到灵魂的底线。

对于每个参观者来说,都有某些他认为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特别恐怖之处。有的人在奥斯威辛感受最深的是重新修复的毒气室,据说这还是“小的”。而给另一些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布热津卡,德国人撤退时破坏了的毒气室和焚尸炉的废墟上已长满了雏菊。

图片 7

许多参观者目瞪口呆地盯着毒气室和焚尸炉,因为他们觉得这一切都不可思议。当他们看到玻璃窗后堆积得像小山似的头发,看到一堆堆婴孩的小鞋,看到一排排堆放着被窒息而死的人的尸体的砖房时,不禁毛骨悚然、不寒而栗①〔不寒而栗〕天不冷却发抖,形容非常害怕。。

走出压抑的11号楼,我们被带到楼外那堵“死亡之墙”,因当时纳粹随意枪杀囚犯而闻名。墙上昔日的弹孔赫然在目,墙下有不少鲜花和蜡烛缅怀逝去的生命;如此和平的后院,很难与曾经结束过无数生命的屠宰场划等号。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我竟然觉得极度不寒而栗,除了压抑就是恐惧,静静地看了几眼后便匆匆离开。

一位参观者突然张开大口,差不多叫出声来。他看到好多木箱,一排排地放在女牢房里。每只木箱都有三层,宽6英尺,高3英尺。每只箱子晚上都要塞进5到10名女囚,她们就在里面过夜。导游很快地穿过牢房。那里没有别的东西。

图片 8

有一座用砖砌成的建筑物,在这里,德国人曾在女囚身上作绝育试验。导游推了推门,门上锁了。记者实在感激,不必入内了,但马上臊红了脸。

营房不远处有一栋不起眼的矮楼,这就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毒气室”和“焚尸炉”。当年纳粹为了加快对犹太人的迫害,以去浴室洗澡为幌子,在这里进行批量大屠杀。这间数百平米的魔窟又暗又潮湿;房顶有一个不起眼的金属喷头,这是当时喷洒致命毒气齐克隆B的入口,只需短短15分钟就可以要房间里所有人的性命。毒气室隔壁是焚尸炉,纳粹之前想尽办法利用尸体例如毛发织成地毯、皮肤做成灯罩、脂肪做成肥皂;剩下的部分或者来不及处理的统统塞到焚尸炉里火化,骨灰可以卖给农民作肥料,卖不掉的就直接倒在荒野里。从焚尸炉走出来,我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之前我总感觉毒气室里还有毒气的存在,焚尸炉里还飘着骨灰一般,大气不敢喘一口。站在门外,我仿佛重获自由,身心无比释怀;看着身后这个可怕的杀人工具,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

一条长廊,一排排面孔从墙上死盯着你。成千上万张照片,囚徒的照片。他们都离开人世了。这些曾经站在照相机前的男人和女人都清楚死亡在等待着他们。

图片 9

他们目光呆滞。但是,中间一排有一张照片却使记者回顾良久,思绪万千。一个年轻姑娘,大约只有22岁,丰满可爱,满头金发。她温柔地微笑着,好像想起了什么甜蜜美妙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念头在这个姑娘的脑海中闪过呢?她的形象在奥斯威辛挂满死难者照片的墙上留下的纪念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些可怜的犹太人,当时被纳粹骗到奥斯威辛时,德国人承诺会好好安置他们和家人。而事实上从他们走进集中营的大门开始,他们的命运就掌握在一位德国医生手里;他根据是否有利用价值,决定了他们是直接判死刑走向左边--毒气室还是走向右边--牢房。当侥幸活下来的人还来不及庆幸,他们就会发现无穷无尽的折磨已扑面而来;他们一定也想逃出这个恐怖的地狱,但牢房外围安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高压隔离带,加上众多哨兵看守使越狱计划难上加难,这样痛苦地活着真不如痛快地死去。爸爸和我一样,在整个参观过程中一直很沉默,心痛也好,惊吓也罢,这里真是一个令人绝望到不能再绝望的地方。

记者被带进地下窒息室呆了一会儿,喉咙就像被人扼住了一样。又有一个参观者走了进来,她踉跄地退了出去,在胸前直画十字。在奥斯威辛,没有地方可以祈祷。

续写——发表于 2014-07-08 15:03

图片 10

下午我们搭乘接驳车参观下一个景点:奥斯威辛2号Birkenau比克瑙集中营。绿油油的草地中央有一条长长的通向集中营的单向铁轨出现在眼前。导游告诉我们,当年受害者们以为纳粹会像承诺的那样重新安置他们的生活,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举家迁移到这里。一下火车,会有人告诉他们把行李上的名字写上便于寄存管理(其实是方便纳粹收缴和管理);接下来在站台会有一位德国医生告诉他们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这个结果大家现在都知道了,就是马上死还是暂时活下来。事实上一旦踏上奥斯威辛的这般火车,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图片 11

导游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当时有个小男孩,随着父母和其他犹太人一起坐着这般夺命火车来到奥斯威辛;在上图这样一节小小的车厢塞了近100多个人,路上时间久加上一路颠簸,他目睹了很多体弱多病的人在路上就已经死了。孩子的父母告诉他,他可以向上帝许下个心愿,只要他有坚定的信念,心愿就一定能达成;于是小男孩在这节车厢里写下一段话,希望自己可以活着离开。之后这个孩子幸运地被转移到奥地利的集中营,最后在纳粹投降后重获自由。几十年后,当年的小男孩早已长大成人,有一天他在德国某一个博物馆里发现了这节车厢,令他意外的是他居然发现了车厢内有当年自己写下的祷文。他掷下重金将这节意义非凡的车厢买下并捐给了斯威辛博物馆,以此来缅怀自己遇难的家人和无数受害群众。我和爸爸听完这个故事都热泪盈眶,我们有幸和故事里的这节车厢合影;虽然故事的结尾是美好的,但是心里确实无限的酸楚和忧伤。

图片 12

导游告诉我们,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集中营,纳粹发现处理犯人的速度已经开始达不到预想的要求,于是在2号营又加造两个毒气室和焚烧炉。我们现在仍然可以看到其中一个毒气室的废墟,由此可以推测出当时的规模;在不远处有一潭水塘,导游介绍当年来不及处理的骨灰都倒在这个水塘里。我们都远远地看着,仿佛一走进就踩在无数尸骨上一样,这里真是一个令人敬畏又恐怖的地方。

图片 13

女子营房是一间又破又阴暗又有异味的矮房子,这里女囚的床是一块简单的木板,长和宽在1.5米左右;当年这块木板上要挤7-8个人,上下有三层。导游当时提问如果可以选择,我们愿意选择上铺、中铺还是下铺?我们各自发表了观点。导游告诉我们,经过几个月的摧残很多女囚都患下各种疾病,其中不乏有人大小便失禁,所以睡下中铺和下铺的女囚会更痛苦。听他说完我满怀同情地看着中下铺的木板,想象可怜的女囚们的生存环境,一阵阵悲伤之情扑面而来!

图片 14

最后想表扬一下自己和爸爸来到这里,出发前我们就意识到这不是休闲旅游的景点,但是依然带着对历史的尊重,我们选择踏上这条去奥斯威辛的路。事实上参观结束我坐在公交车站近半个小时仍然没有缓过神来,直到今天看着当时拍的照片,回忆旅行所见所闻,心情依旧无比沉重。我感谢所有看我这篇游记的朋友,我知道你们看得辛苦了:)如今我特别感恩可以生活在和平年代,也深刻认识到战争对人民的精神和肉体毁灭性的伤害。愿世界和平!

参观者恳求似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然后对导游讲道:“够了。”

奥斯威辛没有什么新东西可以报道。这里天气晴朗,树木青青,门前还有儿童在打闹、嬉戏。

******

2000年5月,世界上最后一名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犹太幸存者告别了人世。随着他的离世,带走的是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苦难记忆,因为他是奥斯威辛──那个人间地狱的最后一个犹太见证人。不过,尽管记忆可以消失,但历史是不会被抹杀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遗迹就为我们真实地记录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每一个来到奥斯威辛参观的人,都能深刻地体会到400万埋葬于此的冤魂的存在,本文的作者也一样。他被人的良知所驱使写了这篇记实报道,虽然只摘取了参观中印象深刻的几个场景稍作叙述,却足以让读者的心完全被恐怖笼罩了。相信你在读过这篇文章后,也会在心里祈祷:但愿那幕兽性践踏人性的残酷的人间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思考下列问题:

1.文章中为什么一再说“奥斯威辛没有什么新闻”?

2.在文章的开头和结尾两次提到晴朗的天气、碧绿的草地、嬉戏的儿童,作者的用意是什么?

积累下列词语:

臊毛骨悚然长势喜人不寒而栗

【有关资料】

奥斯威辛集中营

奥斯威辛集中营是波兰南部奥斯威辛市附近大小四十多个集中营的总称,距波兰首都华沙一百多公里,1940年4月27日由纳粹德国陆军司令希姆莱下令建造。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中,第一集中营(主营)占地不足6公顷。1940年6月14日收容了首批728名波兰和德国政治犯。第一集中营通常关押着1.3万至1.6万人,最多时达2万人,他们分别来自欧洲各国、美国以及中国、伊朗、土耳其等亚洲国家,其中有政治犯、战俘以及犹太和吉卜赛平民。

1941年6月,德国入侵苏联后,苏联战俘被陆续收了进来。纳粹德国党卫军头目希姆莱视察奥斯威辛后制订了扩展集中营蓝图。同年10月增设2号集中营,官方称呼是比克瑙,它包括几个较小的集中营。其主要任务是,在毒气室进行大规模屠杀。不久又增设了3号集中营,亦称布纳,是建筑和生产人造橡胶和汽油的大型企业,它也包括几个较小的集中营,负责挖煤和生产水泥。

奥斯威辛集中营是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最大的“杀人中心”,有“死亡工厂”之称。德国法西斯在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和试验室。他们挑选了许多被关押者进行医学试验,如试验便捷的绝育方法,对孪生子女进行活体或尸体解剖等。纳粹分子对被关押者进行筛选后,将身体强壮的青年人派去做苦役,将年老体弱者、儿童和母亲杀害。为此,集中营内设有大规模杀人的四个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在1944年,这里每天要焚烧6 000具尸体。纳粹分子在这个集中营内用各种行刑方法杀害了约400万人,大部分为犹太人。法西斯分子甚至在焚尸前敲掉死者的金牙,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并剪下女人的长发编织成地毯拿到德国出售。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在他们设立的各集中营里先后囚禁过1 800万人,其中1 100多万人死于集中营内,仅在波兰境内设立的集中营里就死了670万人,其中包括80多万苏军战俘。集中营内的波兰吉卜赛人几乎全部被杀害,波兰犹太居民半数死在集中营。

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当时有7 000名幸存者,其中包括130名儿童;集中营内未及运走的头发还有7 000多公斤。

1947年7月,奥斯威辛集中营旧址被辟为揭露纳粹战争罪行的博物馆,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用以警示世人“要和平,不要战争”。每年有数十万人前往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参观,凭吊被纳粹迫害致死的人。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发布于旅游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奥斯威辛集中营,奥斯威辛没有什么新闻

关键词: